您的位置: 虹口信息网 > 游戏

即兴之旅图摄影造型资讯

发布时间:2019-11-26 21:06:01

即兴之旅 (图)摄影造型资讯

作为设计师,Olivier Theyskens 不缺才华。已经有太多人表达过对他在Rochas、Nina Ricci 时期所做设计的喜爱,以及这一切没能延续下去感到遗憾。每个人都知道他必将回归,至于究竟以何种方式实现,一度是个谜。如今,他出人意料地带着Theyskens’ Theory 出现,并为《外滩画报》读者送上一份即兴的视觉礼物——中国快照游记。 “我只是有时候喜欢黑色” 约好的采访时间还没到,我就在北京金融街与Olivier Theyskens本人偶遇。那个拿着咖啡杯、穿着印花衬衫和松身外套信步而来的形象,显然属于一个享受此刻,继续前行的人。面对这位曾被冠以“黑暗王子”、“哥特设计师”等称号的人物,原先想象中初见时刻的阴霾,瞬间被吹得烟云消散。 仔细端详眼前这张脸孔,Olivier Theyskens 的眉梢略呈下弯角度,深色双眼望向镜头外的方式、漂亮的黑色长发,的确有种16 世纪威尼斯画家笔下人物的感觉——飘渺、超脱、阴郁。 这张脸孔和他过去标志性的设计一样,拥有牵动情愫的魅力。要知道,他甚至还为Karl Lagerfeld 客串过模特。 然而当谈话开始,你再感觉不到任何阴郁气质。他友善、诙谐,透过这些表层印象,你还能发现到他敏锐的感受力。他不受限于对风格的臆想或成见,而是凭直觉找到他要的东西。正如连卡佛时尚创意总监Sarah Ruston 所说,Olivier 对女人的性灵有真实的感知,并能把这种感知混合以犀利而浪漫的风格。基于过往那段光鲜却不持久的履历,你或许会认为他惯于将自己强烈的视觉风格注入到时装设计中,“从小就梦想做高级定制服”,却一直命运多舛。然而Olivier 总能制造意外,如今的他更像个为女孩们带来“不费力时髦”的设计师,他的设计让穿着者轻松找到自身的美。无关乎成衣还是高级时装,只让人体会两者融合带来的视觉惊喜,这就是他与Theory 合作的设计师系列Theyskens’ Theory。 在带着新系列造访中国的旅途中,Olivier 特地为《外滩画报》准备了一份礼物。在他所到的地方——香港街头、连卡佛店铺、北京Temple 餐厅活动现场,他拍下快照,信手加上几笔心情涂鸦。看见长城,他暗自将其与埃菲尔铁塔较量一番;仰视摩天楼,他的点评是“蝙蝠侠最爱”;而北京GalaDinner 当晚的照片,他为闪光灯抹杀了白色蜡烛美丽的光晕而发出小抱怨。就在给出照片之前,他还有点担心因为旅程匆忙,很多场景光线条件不尽理想,会影响最终效果。尽管如此,透过这些极其个人化和日常化的照片,你能体会到在那张低调、俊雅的面孔背后,Olivier Theyskens 其实是个轻松而善于找到乐趣的人。 那么,“哥特设计师”、“黑暗王子”的公众印象究竟是如何而来?Olivier Theyskens 曾在巴黎参加过一次吸血鬼主题派对,摄影师Terry Richardson 给他拍了些照片。其中一张是他露出白森森的尖牙,戏谑地啃着一根手指。当提及那张照片,他大笑起来。“那副牙齿我的确喜欢,为此还特地去找了牙医。那位牙医的工作室就有些哥特风格的装饰,当我第一次去那里还真有点吓到了。要知道以前大家跟我提哥特,我其实不太了解那会是什么感觉。我不觉得哥特应该像我在那位牙医工作室看到的一样有点下流、廉价,感觉可怕。”当然,Olivier Theyskens 并没有特别要诠释哥特风格,“我只是有时候喜欢黑色”,一身黑色并不能简单等同于哥特,“Dita VanDeese 总体的感觉可能是有点哥特的,但她能把衣服穿得有细节、精致。有的人来演绎哥特风格还是可以特别好看的。”他说。 Olivier Theyskens在Theyskens’ Theory 2012春夏系列发布现场谢幕 摄影/Fernanda Calfat “成衣设计更需要创造性” 时至今日, 仍会有人对着Marco Zanini 和PeterCopping 设计的Rochas、Nina Ricci 新装叫嚷:把OlivierTheyskens 找回来!此时此刻,反复追忆过去有意义么?他开玩笑地说,关于在Rochas、Nina Ricci 的过往,“如果有个录音机,我完全可以按下播放键,把已经说过的那些答案直接播放出来” 。 在Olivier 接手Rochas 首席设计师工作时,那个品牌事实上已经与时尚疏离了将近50 年。设计师说,他是在没有客户,几乎空白的基础上开始的,这反倒给了他很大的空间。他表示,自己很享受那段时光。至于为Nina Ricci 设计的2009 秋冬系列,那些诡异的高跷鞋设计是怎么来的呢?“我在开始画图稿的时候,脑海里想着最终的效果要既实用又风格强烈,我喜欢想象人们穿上鞋子的脚、整个身体的形态是什么样子。这其实并不仅仅是关于鞋的想象,而是要考虑和人的配合度。比例,我特别在乎比例这件事。” 就Olivier 的回归,人们谈论过Chanel 或Lanvin 的可能性,出道之初,他曾被评价为年仅20 岁却能营造出旧欧洲情怀的天才,此类评论给他打上了“欧洲印记”。然而Olivier Theyskens 却选择与有日本血统、总部在纽约的Theory 合作,推出一个设计师系列,这多少成了个意外。好在这一次评论界仍旧给予他好评,连早在1998 年Olivier Theyskens 巴黎首次发布会上就已与他结识的时尚圈权威Maria Luisa,也认为这不失为有趣的一步——将时尚成衣与高级时装结合,也正是她本人想在百货商店尝试的。 “我是特别喜欢做不同事情的人,总是希望着不一样的事发生。在各个不同领域都尝试过,是件特别好的事。”Olivier 解释说,“其实相比高级定制服,成衣设计更需要具有创造性。高级定制服不是给每个人穿的,它的局限性比较大,必须特别梦幻精美,完美至每个细节,但这并不代表成衣就不精美。在做成衣设计时,可以有更多空间把自己的想法创造性地加入进去。” Theyskens 如今居住在纽约,那里的生活对他而言更能激发灵感。“住在巴黎时,我常常要到处旅行,不然我的大脑会觉得昏昏欲睡。在纽约则不同,各种不同的信息、灵感纷至沓来。”生活中的他其实非常单纯:完成设计、跟朋友出去聚会。 “把事情一步步做到完美” Theyskens 是个完美主义者,你能在很多后台照片中看到他匍匐在地为模特调整裙子下摆,或是拿着剪刀把一件夹克上多余的面料修剪干净的样子。为Theyskens’ Theory2012 春夏系列,Olivier 设计了多款高腰裤,窄皮带穿过裤腰中段,细节很有趣。看来设计师本人对此也颇为满意。“我喜欢它们被穿得有点松垂慵懒,我个人会把它们穿得更低腰、更松垮,这样效果更好。我希望当人们穿上这些裤子,会发现它们一点也不复杂,非常容易理解。挂在胯骨位置的裤腰看起来很合身。没准将来我还会把这些裤子重新设计,来个两三回。”就连在上以毒舌时尚评论出名的怪咖表演艺术家The Bumbys 夫妇,也对这些裤子表示由衷喜欢,那些霓虹色的反光面料完全抓住了他们的心。 “为最酷的女孩设计酷的衣服”—— Olivier 将自己设计的Theyskens’ Theory 目标定义为此。他想为喜欢衣服的人设计,对更广泛的人群保持开放性。他心目中品牌的核心价值在于品质、裁剪、穿上身的感觉。Olivier 不认同缪斯这一说法。“为什么让自己只为特定一个类型的人做设计?”他问。尽管在过往的采访中,他也曾提到过Siouxsie and theBanshees 乐队,Madonna 在电影《寻找苏珊》中的穿着,以及比利时模特Hannelore Knuts,他喜欢那些独特、犀利的形象,但并不意味着他将自己的想象力局限于此。虽然在T 台上,模特们穿着高跟鞋为他设计的衣服走秀,但就2012 春夏系列的裤子而言,他觉得搭配平底鞋或靴子会更有风格。 Olivier 曾将母亲形容为一位涂抹巴黎香水,喜欢打扮的人。他的母亲会喜欢如今这个新系列么?“印象中我的母亲,她挑选衣服时不会喜欢过于时尚的东西,她会更喜欢永恒的美以及现代的和摩登的东西。” 他相信更多人就和自己的母亲一样,喜欢衣服本身,而非渴望成为什么时装迷。可以确定的一点是,在设计这些衣服时,他会把自己想象成女孩子,看自己是否愿意穿着它们。如果一件衣服由图稿成型为实物之后,让他看着不喜欢,或者他不能从中感觉到之前想要的东西,那么他会重新修改,直至满意为止,要么就干脆扔掉它。 “我特别喜欢看到人们对于我的设计会有何反应,我喜欢有创造性的工作。”Theyskens’ Theory 着眼于更广泛的人群,因此他逐渐发现这个工作的确适合自己。当被问及如今设计师们普遍承受着巨大压力,他如何处理此类问题时,Theyskens 的表情让人觉得他并不受此困扰。“我觉得我是个普通人,就只能把自己看成普通人,不要去做超出自己负荷的事。”当年投资人撤回资金,导致他不得不关闭自己的品牌,原因之一就在于他不希望背负债务。“我喜欢把事情一步步慢慢做到完美,否则就干脆别做。” 如果没有成为一名设计师,他会做些什么呢?“有可能我会去做外科医生,我喜欢动手,但是外科手术要学习很多年,恐怕我没有那么耐心。”他说,“我希望地球变得更好,我喜欢地理,喜欢到处旅行。大学以前我的经历和任何人一样,所以就基础而言,我的准备可能很全面,很多事情我都可以做得很好。”

民生法规
理财
诗歌大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